各位好,我是 Joan。 
Pumpernickel 成立的故事其實是這樣來的… 
1999年9月,我和男朋友在巴基斯坦的雪山上走着。我們的身前是幾個當地人導遊。在那好像永遠走不完的山脈上,我問:〝我究竟做什麼才好呢?〞- 那時的我確是處身在一個人生及事業的關口上。 他在我背後說:〝你可以試試做個麵包師啊。〞
在巴基斯坦度過了三個星期之後,我們回了家。那個時候,男友還在用菲林相機,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幻燈片及照片整理好。那年的12月我們一共開了3個party。我做了大量麵包招待朋友,每一次都要仔細計算時間,做菜之餘,還要留些時候把發酵好的麵糰入爐出爐…. 在最後的那次party完後,非常疲累的我對男友說:〝可能我們真的可以試試開咖啡店,我想試試自已可否做一個真正的麵包師!〞因為,我在那天意外地明白到如何做一個有麵包味的白麵包! 

在家裏做麵包總共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,深切地體會到要做一個有很多味道,鬆軟的麵包,一點都不困難。只要多加點材料,果仁呀、乾果呀、芝士呀、牛奶呀… 一出爐的話,熱呼呼的,絕對不會不好吃。但什麼也没有的白麵包,卻可以怎樣才能令它有味道呢?什麼才是麵包的味、縠麥的味呢?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我。是的,書本裏沒錯是有一些理論和方法,但我就是不明白,亦不認識任何可以問的人。但結果就是在那些 party 裏,就在切切實實做菜跟朋友分享的時候,誤打誤撞就讓我摸到了一些門路。 

有了開店的念頭後,有着朋友的鼓動,再加上找到了一個不太大也不太小的鋪子,Pumpernickel 黑麥便誕生了。

轉眼間,Pumpernickel 黑麥已在香港超過15年。我是很替我們這個咖啡店高興的!從開店的第一天開始,種種點點滴滴都讓我記着:黑麥是由每一個客人、每一個喜歡它的人、每一個曾經一起共事的人,齊齊凝聚成為它現在的樣子!

我理想中的咖啡室是怎樣的呢?- 食物雖然簡單自然,但是材料經過小心挑選,沒有添加的化學物,安全可靠;客人可以來看書、可以來吃飯聚會、可以來高談闊論、甚至可以來獨自沉思。

Pumpernickel 黑麥要能貫徹初衷,成就這樣一間理想的咖啡室,就要有着你的支持、鼓勵和不吝嗇的意見。

謝謝您! 

我們的堅持

不用添加物
不用化學味精
不用色素
不用防腐劑…
其實在現今社會,如果堅持不用以上的東西而想有一個小小的規模去生產食物,是一件越來越困難的事。

為什麼呢?
除了原材料的製作工序裏已有可能加了些什麼什麼,社會上要去找那些有心的師傅願意花功夫跟從所謂天然的方法去做,不是容易的事。情況就像,很多手功菜越來越少人願意做,而這門技術,再過多一段時間後,更是越來越少人會做。換句話說,師傅的手藝隨著年月,會剩餘越來越少。添加物的其中一個重要作用就是要令材料容易處理。就像從前要做出一個鬆軟香滑的蛋糕要講究些技巧,現在只要用上膨脹劑就容易得多,穩定得多。

就拿麵包做例子吧。來見工的師傅一聽見我們還是用天然方法做麵包,臉上大都是為難的顏色。一方面,他們覺得這樣做很費事,很麻煩,做了出來又容易硬,及不上加了膨脹劑那樣鬆軟;另一方面,他們亦多半習慣了那些方便的方法,要從新適應 “舊法",他們自己其實信心不大。

這十多年,我一直堅持下去,如果師傅走了,就我自己頂著,直至同事們可以上手為止。幸運的是,這些情況不常發生。而現在我們亦算是有了一班固定的團隊,大家認同這些理念,一起努力著。

要能夠繼續這些堅持實在不是一件易事。每天有固定的麵包運送到我們各個分店,實有頼於我們整體努力及團結。

然而,你的支持及欣賞其實才是最重要的。

當你買了我們這些天然的產品, 不要像在超巿裏買了一包麵包那樣對待它。請不要怕麻煩,花小小時間把它放好 – 已有膠袋的,可以就這樣放進雪櫃;沒有膠袋的,或許你可以替它找個膠袋來,又或是把它跟紙袋一起放進零下雪格層; 吃的時候,預備大半小時解凍。- 這樣麻煩嗎?沒錯,它不會像加了添加劑的食物那麼方便,但它給你的是真正的味道和安全 – 這一點,就要看你是否重視了。

只有越多的顧客願意購買這些用心製作出來的食物,願意花小小時間愛護它們,食用它們,令到師傅們都感受到自己的技藝受欣賞、受尊重,大家才會願意保留這些技藝。如果社會的氣氛是這樣的話,不只我們這個小小的咖啡室和麵包烘培者,其他的小生產者也會慢慢復興。大眾也就能夠找回那些天然的、安全的美味。

這就是我們的堅持。












最新產品